抖音刷屏的武汉“短期出家”,原来是这么回事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12-28
html模版抖音刷屏的武汉“短期出家”,原来是这么回事

阿弥陀佛

看抖音出家,我还是头一次见

“即使经历去年菜地的事情,我们依然对媒体和网友的力量一无所知。”

半个月前,半个月前,“灵泉寺短期出家班”火了,灵泉寺官方微博皮下运营“泉泉”感慨地发了一条微博

事情是这样滴:

武汉东湖高新区群山之间藏着一个寺院,那是全国年轻人关注最多的寺院之一,寺院的官方微博上总在微博上更新寺里佛系可爱的小故事。

去年早春,灵泉寺的僧人开荒种菜渡过疫情,结果种多了。到夏天,他们发微博开启“采摘结缘”。

他们以为,这地方远在三环外,不会有太多人来,结果被澎湃新闻报道,引来大批网友来薅 “佛系蔬菜”,没几天,寺里的师父们得出去买菜了……

时隔一年多,半个月前,灵泉寺推出十月短期出家活动,博彩天堂918,参与门槛更高,30天深度修行,凌晨四点起床、没收手机、吃斋饭……男众还得剃度。

“泉泉”觉得:

消息又被各路网红转发,铺天盖地的90后留言:不想上班内卷,我要出家,阿弥陀佛,大师选我……寺院的电话铃声响彻深夜。

各行各业的年轻人莫名和灵泉寺结了缘,00后、北大硕士毕业生、光谷某大企业董事、开服装厂的、搞乐队的、做新媒体的……

抱着摸鱼的心态,我去寺里体验了两天出家生活,只想说,阿弥陀佛,这世上万物皆难啊。

摇滚乐手、互联网公司股东、新媒体人,还有00后,这届年轻人为何出家

Lingquan Temple

其实,从七年前开始,灵泉寺就有短期出家的活动,师父说,是为了让对佛法感兴趣的世人有机会深入了解寺院的修行生活。

我和这届短期出家班的学员聊了聊他们的出家缘起。

一个2000年出生的姑娘在医疗整容行业做销售,业绩表贴在黑板上,为了拼业绩她经常陪客户喝酒,身体垮了。

一个80后女生中科院硕士毕业,在光谷某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当董事,公司盈利特别好。但她觉得累,大脑没有一刻停止运转,辞职了。

有个25岁的男生,父母在深圳开服装厂,他每天去厂里管工人,偶尔晚上应酬。一年多前,他在网上看佛经,觉得财富不重要,普度众生才是今生的意义。

几个月前,他就偷偷来到武汉连续参加了几届短期出家班,打算转长期出家,但他不敢告诉父母。

他当上班长,和身边朋友断了联系,唯一做的“世俗事”是,偶尔偷偷溜出寺院买一瓶冰镇可口可乐。

The Timetable

灵泉寺短期出家日常安排

4点50 起床

5点30 早课(大殿诵经)

6点30 早斋

7点30 出坡(打扫寺院)

出坡后有一堂法师讲课

11点 午斋

14点 上课学习

15点40 晚课(大殿诵经)

17点 药石(晚饭)

18点 上课学习

20点30 拜忏

伙食

炖南瓜、小米粥、红豆饼、茶树菇烧笋子……

我是觉得比上班累,但斋饭比想象中的好吃

“我就是太倒霉了,从广东回武汉工作,坐的士,的士坏了;坐公交,公交坏了;坐地铁,地铁没坏,电梯骤停。去广告公司上班,两个月换了两家公司,都垮了。”一个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毕业的女生说,她想来除霉运。

她的朋友也来了,法名妙燕,曾在绍兴做新媒体,参加这个短期出家活动:1、她经常玩王者荣耀从晚上玩到第二天日出,段位打不上去,但越菜越有瘾。2、她想觉得自己有点胖,吃一个月素肯定能瘦点。

听她出家,她妈妈特高兴,“你要能把手机戒了,那真是菩萨显灵了。”

一个23岁的男孩,在武汉做物流,他很早就在归元寺做了居士(俗家弟子),大学每次打LOL之前都会抽半个小时听听佛经,最近他间隔月出了家。

“我不知道我会出家多久,说不定明天我老爸来武汉看我剃了光头,就把我拎回去了。”

灵泉寺最“奇怪”的年轻弟子

Lingquan Temple

“阿弥陀佛,奇葩啊,我才知道山外边居然还有‘手机砸脸’这个说法。”

一位师父感叹。

前些天修行开始,师父没收学员的手机,大殿里偶尔还会有低沉的手机震动声,原来,有“聪明”的弟子带了两部手机,交一部,藏一部。

这次,师父们遇到史上最难带的一批徒弟。

随着“出家”后,他们身份的最大变化是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了:一朵莲花、可爱小和尚插画……并下载了一系列佛系表情包。

或许,这才是当代佛系年轻人的身份转换,甚至比剃度仪式上取法名还重要。我观礼了剃度仪式,师父为大家取好法名,有人第二天就忘了。

一般来说,法名是师父起,但这届弟子太有个性,一个玩乐队的男生给自己取法号“妙脆角”,被师父驳回。

早课快要结束时,正好日出,阳光照在金色佛像脚下,大殿里,光谷小姐伸了个懒腰。

师父说她太不注意威仪,像个长臂罗汉,把这里当成家一样。其实她真这么想,“我就是觉得舒服,就是觉得这里像自己家。”

早课上,师父念经快过RAP,有学员跟不上,干脆闭着眼睛做口型,礼佛时,海青(礼佛服饰)下的AJ鞋若隐若现。

出坡(打扫寺院),带头师父委婉地说,“今天大家集体劳动吧,前些天把大家分开,我转一圈大家很认真,第二圈就找不着人了。”

我听说,这要放在规矩森严的寺院,要挨板子。好在灵泉寺的年轻师父多,脾气都挺好。

寺院里禁烟,有个弟子烟瘾大,饭后总要溜到角落里来一根,有次被师父撞见,师父不骂他,跟他打招呼。

那个弟子自感惭愧,收拾行李回家了。

寺院有寺院的规矩,跷腿不行,吃饭聊天不行,就是有人屡教屡犯。

“你这态度,还来短期出家?”午饭时,饭头师父吼了两个男生。

在寺院,吃饭是件庄严的事,被称为过堂。过堂有讲究,一是“过堂两句半话”,要肃静。

斋堂里,方丈和尚可以讲话,做一个简短的开示;僧值师父看到有人犯了规矩,或有事通知大家,他可以开口说话;行堂师父们必要时可以悄声讲话,这是半句。

其他人一律不得说话。行堂师父给你打饭,要多要少全凭手势示意。

一个是“惜福”,不能浪费。寺院里的一砖一瓦、一蔬一饭皆来自十方信众捐赠,饭掉地上,行堂师父都会捡起来吃掉,吃完饭,师父还会给你打一碗惜福水,喝下碗壁上残留的油水。

施主一粒米,大过须弥山!那两个男生不仅说小话,还浪费了半碗饭。

他们悄悄跟我说,饭头师父也是曾经的短期出家班弟子,后来转长期出家。他来了之后,寺院的饭菜更好吃了。

师父科学教佛,弟子佛系学佛

Lingquan Temple

修行要凌晨4点30起床,上课上到晚上8点多,最后还要去钟楼拜忏,拜108下,比波比跳还累。

中途只有午休能喘口气。

“阿弥陀佛,万事皆苦啊。”体验完一天,我熬夜的毛病都治好了,9点多,头挨枕头就睡着。

还是打工好啊!打工顶多996,出家是497,全年无休。

一位师父说,“我没想到这些年轻人都能坚持下来。”早晨五点,这些弟子就在大殿门口排队等待上早课,比师父来得更早。

但不得不说,出家虽然比打工要累,心情却放松许多,佛教讲究在因上努力,在果上随缘,不计较得失,忌讳心生烦恼,事事讲究“随缘放下”。

我和其他弟子在寺院散步,一路踩在银杏树叶上,一路走来,心很快就平静下来,山风吹来桂花香,到晚上睡觉时,四周特安静,睡眠质量很高。

伙食相当不错,茶树菇烧笋子、小米粥、烙饼、养生汤、炖南瓜……每顿不重样。

师父说,他们只吃时令菜,每道菜要有至少五种颜色,比如他们的紫菜汤,里边还有冬瓜、南瓜等各种时蔬。

能在寺院做菜的师父,哪怕还俗,出去也是个大厨。

要减肥的妙燕一周胖了6斤,她抱怨:“如果我这样还不能瘦,我就随缘了。”

课程也挺有趣。

一个女生问住持师父,“佛陀真的存在吗?”她说住持师父这样回答,“你不用相信佛陀,相信自己就好。”

这个回答每个人都有不同见解,有人觉得,住持师父是让他遵循本心,有人理解为:佛陀是否存在不重要,保持善良面对世界就好。

有位师父曾是大学老师,他用科技与哲学来讲佛,从量子物理讲到宇宙太空。

“地球和太阳是银河系的一部分,银河系又是仙女座的一部分,宇宙中又有无数星座,人类的世界很渺小,而这些,2500年前,没有望远镜的佛陀仰望星空时说过。”

他说,佛陀不像电视剧里拥有法力无边,他是古印度一个小国的王子(今尼泊尔地区),名乔达摩?悉达多,是一位智者,而佛经里他讲授给弟子们的,是他关于对宇宙人生的感悟。

不信佛的弟子

Lingquan Temple

众弟子里,我和妙洁接触最多。

摄影妹子看他的第一眼就要加他微信,“好帅啊。”

妙洁28岁,曾在日本ESP音乐学院学习livehouse专业 ,组建过乐队,留长发。

班上的其他学员叫他“憨憨”。

他出家的原因是,“分手几个月了,还是忘不了她。”

她是他在武汉认识的姑娘,曾在地大读书,爱玩滑板,爱看他打架子鼓,两人一起去了广州。

过了两年多,乐队解散了,他去给各Livehouse做调音,工作不稳定,为生活送了一段时间外卖。

女孩成了一个非常棒的工业设计师,比较辛苦,受不了他没有稳定工作。

妙洁出家前后

憨憨说他是班上最不虔诚的那个弟子,因果轮回他不信,剃度仪式上,他记得最深的是,“师父说每持一条戒就有五位护法金刚护体,那走出去好气派啊。”

他每天都会写日记,第一次上晚课后,他写到:

吃完晚饭师父叫我们去禅修,打坐的意思,走到门口还没踏进禅堂就看见所有的人都在围着正中央的佛台竞走转圈,是有规律的走,围一个圆 ,辈分高的走外围大圈,我们走最内侧小圈,每个人盯着前面的人,不能拉开距离,我们越走越快,像别人养的仓鼠,我边走边笑,袜子从腿上滑了下来。

别人诵经,他在心里研究音乐,“诵经就像在唱歌,有音律有伴奏,挺有意思,我已经参透了经文上的伴奏标识,?是大木鱼,-是叮 ,=是叮叮,◎是大钵。”

前些天降温,他就用寺院的埙录了一首曲子,布鲁斯口琴和佛乐风格结合。

寺里的师父跟憨憨说,佛法其实就是一种活法,当他在寺院里生活,身心放松,不再心生烦恼,那就说明,他的修行得到了好的结果。

“你还想她吗?”师父问他,他说还是会想,但不那么伤心了,“我每天吃得很好睡得很好,她每天很忙,希望她也能吃好睡好,不要老皱眉头了。”

“阿弥陀佛。”师父笑着合掌。

妙洁说,“这个班更像美剧里的伤后互助小组。”

妙燕打坐时无意摸到旁边女生的膝盖,软软的,她问,那是什么?

“那是肿瘤啊。”女生微笑回答。

有人患了抑郁症,吃了两年药,还是想自杀;有人曾经营酒吧,疫情后亏空家产……

到现在,短期出家班的弟子已经修行了接近两周,还是有人诵经跟不上节奏。

不过,要减肥的弟子又长胖了,患抑郁症的弟子学会讲笑话了。

那位光谷小姐说,困扰她的问题还没完全想通,但“不重要了”,修行结束后,她打算回去上班。

哦。

阿弥陀佛。

相关的主题文章:
 

Copyright 2017 利来娱乐国际老牌 All Rights Reserved